2013年4月18日星期四



跨越世紀的情書

The Words
上映日期:2013-04-26
類  型:劇情、愛情、懸疑/驚悚
片  長:1時43分
導  演:布萊恩庫格曼(Brian Klugman)、李史丹費(Lee Sternthal)
演  員:布萊德利庫柏(Bradley Cooper)、柔伊莎達娜(Zoe Saldana)、奧莉薇亞懷爾德(Olivia Wilde)、丹尼斯奎德(Dennis Quaid)、傑瑞米艾朗(Jeremy Irons)、班巴恩斯(Ben Barnes)
發行公司:MDC


首先,我覺得這譯名有點怪怪的,因為這部電影劇情所環繞的核心物件「原稿」說是情書也不是,說是懺悔錄還比較貼切些。這是《創:光速戰記》兩位編劇合拍的電影,所以導演是他們,編劇也是他們。我覺得這部電影是一個很棒的故事,而且它也是一部「說故事」的電影,真的重頭到尾都在說故事。


這部電影的劇本內容有相當多層次,因為是以三個不同的時空穿插而成的,彼此不旦有關聯,而且前後互相呼應,在觀賞上很值得令人細細地去口味其中的意涵。從畫面上不難分辨三個時空的差異性,因為導演使用了不同的攝影器材,畫分出不同時期的辨別度。另外,三個時空都有不同的男主角擔綱演出。三個時空簡單地區分的話,丹尼斯奎德是《The Words》的作家,他在這電影裡口述這本書的故事;而布萊德利古柏是《The Words》裡的主人翁;而班巴恩斯是《The Words》裡的《The Window Tears》的原創作者。


承如上述所說的,電影裡的男主角Rory(布萊德利古柏飾)並不是一位真實人物,而是Clay Hammond(丹尼斯奎德飾)新書裡的一個人物,是位要志發奮圖強當文青的帥氣青年。但懷才不遇,遲遲未有出版社願意將他的作品出版。迫於現實經濟的考量下,他不得不放棄夢想,不再以作家為正職,找了份穩定的工作來維生。不久後便與女朋友Dora結婚,到法國渡蜜月,意外的在一間古董店裡,相中了一個文青style的老舊皮革包。就正是它就此改變了主角的一生。


主角在整理皮革包時,發現內藏著一份用打字機打的稿紙,上面沒有任何的屬名。當他正在好奇作者是誰時,隨意的拿起一頁來看,忽然深深地被文字所吸引。他浸淫在那油墨所印上的世界裡,當他回過神時,手裡已放下那最後一頁的稿子。他見證了一個曠世巨作,他的腦海裡無法抽離故事中,所想的都是由那文字所拼湊出的畫面,連在睡夢中一幕幕都清晰可見,原來一個意境極致的作品可以如此撼動人心。但同時也讓他體悟到自己的平庸,窮極一生也攀爬不到那樣的境界。他想知道到底是懷抱著怎樣的感覺,才能創作出這樣的一本書。他將文字重新用電腦全打了一遍,每字每句,每個段落,每個章節,連錯字都如實的key上去。


而Dora無意之中看見了這篇電子稿,誤以為是Rory所寫。超越了過去Rory所寫的任何一篇故事,比以往都還要來得真實,不再隱藏內心任何的感情,更重要的是,她看到了她所沒有見過的Rory(啊~廢話,不是他寫的當然沒有他的影子,這邊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)。而男主角在眾多複雜的心理因素之下,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否認這是他的作品。他將書交給出版社,一圓他夢寐以求的願望。出版社收了他的稿,他唯一需要做的事,便只是在合約上簽下他的名字而已。隨後這本書成功了,得到了各方的好評,也讓Rory得到飛黃騰達的滋味,但卻要昧著良心過著背負虛假稱謂的生活。


某日Rory在公園遇到了一位老人(傑瑞米艾朗飾),交談後才現原來他正是《The Window Tears》的原作者。他坐在公園聽訴著這老人著這本書的由來。一個18歲的男孩在1944年的法國巴黎當兵時,立志要當一位作家,同時也邂逅了他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。不久後男孩退伍離開了法國,開始了新的生活,但他意識到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,他的世界變得渺小,他的文字沒有靈魂。他下定決心要回法國找回他心愛的人,便和那女孩結婚、生子,一切看似如此的美好。但在這時,厄運卻敲上了門,小孩因病而離開了人世間。他將喪女之痛隱藏了起來,用假裝無事來麻痺自己,但當強忍的情緒如潰堤的水壩宣洩而出又襲上了身,他的寫作靈感同時也如泉水般的狂湧不絕,他幾乎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將全部的悲痛付諸於文字,著作成書,希望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得到「救贖」。可是他的妻子卻將他的原稿給弄丟了,對他而言,那那本書是由他的情緒而生,是救贖的依憑,有了它救贖便有了實質性的象徵,但如今,那本書再也找不回了。過去的傷痛無法得到填補,於是他拋下妻子,逃離了法國獨自一人生活著,而痛苦卻讓他從此以後再也無法寫作。當回憶已開始模糊,數十年後,卻在書店的櫥窗裡,看見了那似曾相識的文字被某位年青帥哥的型男作家出版…


Rory決定向Dora和出社版坦誠他不是《The Window Tears》的作者。Dora不能諒解Rory欺騙了他;出版社則無法接受他要向社會大眾自白。在內心的煎熬下,Rory找上老人,而老人不願接受Rory任何的補償,因為那本書是他人生中快樂與悲傷的具象化,他對妻子的愛,對女兒的愛,和失去女兒的悲傷一切的一切,是他活生生的人生,不是任何東西可以等值的。雖然失去了它固然失落,但在某種角度上,數十年後,能看到失去的原稿付梓,也讓他找回了對妻女的救贖。而Rory則需要背負著這一切繼續活下去,就好似上一代的情感包袱傳沿給下一代那樣,或許老人已就此得到了解脫,Rory卻要帶著渡過下半輩子。


書裡的故事原則上到這邊便結束了。


而整個書裡的故事應該是Clay人生的投影,一部份投射到老人身上,不論是年青或是老年的時代,一部份投射到Rory身上。也有可能是他人生真實故事的改編。但三個角色之間,彼此有著相似的共同點,三人都是作者、Rory和老人都視女人為靈感的來源、默默無名時妻子依然守候在身邊,Clay和老人到老依舊思念著他們曾經深愛過的女人(Clay的書桌上那本《The Words》夾著一個女性的照片當書籤)。Rory便如Clay的分身活在書中,而老人寫《The Window Tears》是為了得到救贖,Clay寫了《The Words》也是為了得到救贖,Clay將這個概念寫進書裡,便是藉著同一概念去完成救贖的圓滿。


我們可以戲謔的說整部電影只消一句話便可完全詮釋,但那同時也是電影裡最重要的一句,不單是Clay整本書想要對他離婚的妻子所說,也是老人直到死前都沒有機會說。但他只能在書裡面,完成他心裡這一點的遺憾。





"I am sorry"




ShareThis

橫式ads